组织上同时在考查万丽和陈佳,一方面,万丽的心似乎早已经凉透了,康季平也一再让她彻底丢掉幻想,另一方面,她还始终抱着一线希望,还存在一点侥幸心理,一直还在等待,但稍有风吹草动,却又心慌意乱,这一段日子,真是度日如年。
赵一行和刘立权走后,护士一直守在万丽身边,她让万丽闭上眼休息,万丽就闭了眼,却没有休息,一直在想是谁告诉总机的呢,只有康季平,但她好像并没有告诉康季平她住在哪个饭店,康季平是怎么知道的呢,想着想着,睡意渐渐上来了。
赵一行和刘权还有小邢都喝干了杯中酒,万丽心里感动,一定要服务员也给她加酒,闻舒却说,你就以茶代酒吧。感激的情绪涌满了心间,但万丽说不出来,闻舒也不要她说什么,又喝了些酒,简单吃了点菜,说,三位总指挥,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,我明天就先走了,你们还得留守两三天。赵一行说,闻书记您放心,不拿到批文我们不回去。刘立权也说,闻书记,一拿到批文,我们立刻向您报告。闻舒笑着点点头,看了看万丽,说,小万啊,其实你还是有点酒量的,那天晚上是因为求成心切,没有把握好,是不是?其实,你也不必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,对吧?万丽说,我知道了。闻舒道,好,我就先走了。
赵一行看了看万丽,万丽说,闻书记的口气,也是比较急的。赵一行又犹豫了半天,说,这么大的事情,我不去总不放心的,是不是万丽留守?万丽脱口说,闻书记的意思,是希望我去的,因为这件事情,叶楚洲那儿的线是我牵来的。此话一出口,脸有些红,闻书记电话里并没有这层意思,但赵一行和刘立权倒也没多大意见,因为有叶楚洲夹在里边,万丽不去也确实不太应该。其实叶楚洲前两天就回南方去了,他已经从这件事情中抽身退去,万丽只是借了他的名为自己争取了一个机会。商量了半天,最后决定三个人都去,把家里的事情交给办公室主任。
赵一行气得不轻,回到指挥部就和刘立权争了起来,但他们争论的结果,却把万丽给暴露出来了,两个人都知道了是万丽向闻舒汇报的,回头看着万丽,万丽心里明白,这两个人原本对她是不设防的,虽然知道她是向问提起来的,但他们自己哪个没有背景,哪个没有靠山,所以一开始,他们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,没有把她当成一种力量,只顾了两人之间的你争我夺,张扬个性,但忽然间,就发现身边的这位不怎么张扬的女同志也是一个人物,也是不得不重视的人物,他们对她,有了新的认识,也就有了新的相处的方式。
这笔账万丽是知道的,但是想不到李秋这么快就逼上门来,有些意外,也有些不快,的复杂,有多么的阴险,有多么的无耻,我嘛,就是你眼中的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一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压缩了时间和内容,早早就结束了。然后到

周五 11月 22 , 2019
组织上同时在考查万丽和陈佳,一方面,万丽的心似乎早 […]